•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一切都结束吧(1/2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而这种神秘的困龙阙法阵,向来是要有伏龙鼎才能施法,以伏龙鼎灵力为媒,方能激发天地肃杀之气,任你有再高道行,也要被困其中,不得而出绝代珠华。

          说起来,也除非是这种绝世奇宝,否则宫阙他们想要困住黄牛这种亘古奇兽,也难以做到。回到场中,这时其他动手的人几乎都已经暂时停手,注意力都被这里吸引了过来。

          宫阙正迅疾地从半空中扑下,而木长风关心廖璇,虽身在远处,依然驭剑冲来,而在近处,阿宸却因为最早跟来,此刻是离廖璇最近的人,但旁边却已经有数个黑衣魔教中人也扑了过来。

          情势一触即发,而关键处,尽在廖璇身上。

          阿宸眼看黑衣人堪堪将到,心中大急,用力一跃,飞近廖璇身后,人在半空中时已然青光大盛,在黑衣人之前扫下一片光墙。

          那些黑衣人纷纷怪叫,刹那间数道法宝便打了过来,阿宸身子大震,但终究是把这些人给挡了一挡。也就在这个电光火石时刻,廖璇一声欢呼,但见从地下钻出,生生把一枚铁锥顶了出来。

          顿时,红光剧烈晃动,整个困龙阙法阵电芒乱闪,阵脚大乱,特别是在廖璇面前处,片刻间赫然破开了一人多高的空洞。

          红色光幕之内,奇兽黄牛一声长啸,声动四野,单足发力,向着这里冲了过来。

          廖璇面带欢喜,刚要招回法宝,突然间只听得阿宸在背后失声叫道∶“师姐,小心!”

          她吓了一跳,猛然抬头,赫然见那只巨大的奇兽已然冲到面前,轰隆一声巨响。那庞大的身躯重重撞在光幕之上。

          这时困龙阙法阵已乱,被这巨力一撞,原本一人多高的空洞顿时扩散开去,一下子大了数倍,几乎就能让黄牛出来。

          而同时红光乱颤,波动四射,竟把正扑下的宫阙身形,向旁边挡了出去。

          此刻黄牛圆睁着一双巨目,凶光四射,也根本不管是廖璇才动摇了这奇异法阵。一声“犴嗷”大吼,巨头摆动,竟向着廖璇咬来。

          廖璇大惊失色。只见一张血盆大口冲着自己而来,腥味扑鼻,一时吓得呆了,竟是一动不动。

          这时眼看黄牛突围在即,以它刚才被困在困龙阙中却仍然震死了十数人的威势。所有的黑衣人不约而同都向后退去,只有阿宸惊骇之下,却依然咬牙冲去,青光闪闪,打向黄牛头部。

          远处,青龙震开了秦池的十虎宝剑。无意中向阿宸处望了一眼,正好看见那向黄牛冲去,忽然间身子一震。几乎失神,竟是失声叫了出来∶“这……”

          场中,那黄牛不愧是亘古奇兽,感觉到法宝打来,巨首一摆。竟是直接以头撞上。

          “轰”的一声,倒飞了回来。阿宸身子大震,只觉得一股大力几乎是铺天盖地一般涌了过来,登登登连退了几步。被阿宸这一阻,廖璇已然回过神来,脸色苍白,就要后退。

          不料那黄牛今晚被这些人类摆了一道,也不知它活了几千年,但想必从未有过如此遭遇,正是盛怒之极,根本不管面前之人是谁,要先杀了泄愤再说。

          只见廖璇不过才后退半步,堪堪招回正想飞起,那张可怕的血盆大口又一次当头咬下。

          远处众人一阵惊叫,面色苍白的萧靖与云端一起冲出,最先的木长风更是如电飞驰,无奈相隔太远,眼看就差了数丈之远,难以施救。

          但廖璇毕竟不是等闲之辈,也不甘束手就死,情急之下,双手连连挥动,如红龙行天,在她头顶挡住,只望能将这巨兽挡上一挡,便能有空隙逃出总裁的赔身小情人。

          而云端,这个时候也扑过来了。

          不知是不是的红光与刚才困龙阙的红光有些相似,黄牛眼中狂怒之色更重,“犴嗷犴嗷┅┅”大吼声中,简直如同泰山压顶一般咬了下来。

          一经接触,高下立判,被黄牛那巨口直压了下来,廖璇脸色煞白,双膝一软,生生被巨力压的坐到了地上,尘土飞扬,这时她眼角却望见云端已到跟前,急道∶“云端,你快走!”

          云端何尝不知这奇兽太过强横,与之为敌有死无生,不料在这天地变色、风云变幻的那一刻,在凶恶巨兽之前,那一个身影这般脆弱的女子,却对他焦急的呼喊:“你快走!”

          云端握紧了,咬紧了牙关,那一个年轻的身影,冲了上去。就这么冲了上去,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,闯近了巨兽与廖璇之间,张开双手,大声吼叫,如赴死的战士,如悲哀的英雄,与幻化一体,彷佛八百年时光,又再重现!

          黄牛狂怒的嘶吼声中,他也在大声吼叫,燃烧起从未出现的盛光,彷佛是以生命为柴的火焰,熊熊焚烧!

          轰隆……

          天际,有惊雷响过,震动苍穹!

          阿宸双膝一软,七窍都流出了殷红的血来,悄悄滑落,滴在上。阿宸重重喘息着,全身的骨骼彷佛都要碎裂一般,慢慢抬头,满目之中,都是天空中那片压下来的

          黑暗!

          当!

          不知道,是谁失手掉落了手中的兵器?

          又是谁,在黑暗中绝望惊呼?

          一道金色的、庄严的光芒,悄悄迸发,伴随着一道青色的光芒。

          握在少女手中的上,无数细微的血脉一般的红色血丝,突然一起发亮,阴影之下,彷佛燃烧生命一般的鲜血流淌着!

          金青交织的光芒,赫然从绽放,映亮了她的脸庞,缓缓在他身前。就在的剑尖顶端现出了一个佛家真言。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