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一百五十二章 朴熙夏之死一(1/1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请真正**本书的读者收藏推荐下,这本书要上架让更多的朋友一起**海盗的世界一起**,有了您的支持我才更有动力**!谢谢了**!

          我心里很清楚,从目前的局势看,杰森毋就算把再多的珠宝首饰挂在朴熙夏身上,也不过**得一手把戏。

          因为朴熙夏看似回到我身边,但实质上,依然在杰森毋的手心攥着,好比朴熙夏之前关在海龙号上的牢笼内,现在只不过是把这个牢笼从海盗船搬到了公寓里。

          我去追杀海盗真王的路途,势必凶险难料,而朴熙夏在这种是非之地,除了呆在公寓内比较安全,又能被我放到哪里。

          何况,大**口处还安xx了海龙号的眼球,我们的一举一动,都在杰森毋的监控之中。

          拉布一时还想不通,其实,杰森毋还是以前那个狡诈、****儿的老**伙,他既然敢把珍贵的首饰挂在朴熙夏身上,那就是说,这个人她飞不了,身上的宝贝也飞不了,谁也别想跟他这位叼烟斗的老**伙耍猫腻。

          朴熙夏在海龙号上的这些日子,虽然吃好喝好,有很多自由的空间,但也改变不了充当杰森毋筹码的本质。

          一旦我任务失败,或者xx出现大得偏差,那些海盗随时都会对她下毒手,砍了手脚吊在船舷上逗鲨鱼,一边****还一边恶**说:“要怪就怪那个不争气的男人,他没本事救你,所以,你得遭这种罪!”

          ****别人最狠毒的一招,莫过于先把对方捧高,再一个不注意重重摔死在低谷。

          晚餐过后,我把朴熙夏带进卧室,她又抱着我哭了一通,我对她说出了眼前的形势,她只是挂着泪珠点头,良久才缓缓合眼xx去。

          克里特岛的太阳,升起来的很早,窗户投进第一缕光线时,我便轻手轻脚起了**。拉布也早早起来,坐在厨房望着快要烧沸的**发呆。

          “你都**代好了。”我语气冰冷地说。拉布点了点头,却没作声。我从****下端**出一把锋利的匕首,拉开壶盖塞进了沸腾翻滚的**中。

          我与朴熙夏分离多日,想到仅共处了一夜就把她送走,心里宽慰的同时,也略带些丝忧伤。拉布也要和他的**人玛尼拉**了,他这会儿的心情也不好受,但我和拉布别无选择。

          那辆送朴熙夏来的白****皮卡,临近傍晚的时候,会再次从山脚下开上来,把朴熙夏和玛尼拉接走,重新回到海龙号上。上次随行的那个手持svd狙击步枪的海盗,临走前曾告诫拉布,**妄图转移**人,**妄图逃跑,否则,格杀勿论!。

          太阳临近中午时分,拉布推开了公寓一楼的大**,兴高采烈地喊到:“哈哈,为了大吃一顿驴**火烧,我可是连早餐也没敢多吃。”

          朴熙夏牵着玛尼拉的手,两个**人笑嘻嘻地跟在身后。“郑先生,你看朴熙夏这丫头,在海龙号上虽然有吃不完的螃蟹和大虾,但山脚下那**有名的驴**火烧店,她一定没去过,这次让她和玛尼拉吃个够,再多带一些火烧回到海龙号上留着吃。”

          拉布叽里呱啦地笑叫着,嘴角似乎挂满了口**。我一脸愁容,显得极难割舍朴熙夏的离去。

          “郑先生,您别难过了,短暂的分别是为了**相聚,趁她们没走,咱俩都开开心心地吃它一回。我还要买一盒安全**,与我的玛尼拉把分别后这段日子的**热提前预支出来。”

          听到拉布口无遮拦,我冰冷的面孔更见**森。朴熙夏悄悄走在我的身后,她拉了一下我的胳膊,示意我转过身去蹲在地上。

          “你**难过,我在海龙号上生活的**好,你快些把该做的事情做完,早日去海盗船上接我。”这丫头刚一说完,眼泪夺眶涌淌。

          我紧紧搂住朴熙夏,语气低沉地对他说:“**,趁太阳落山前,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这短暂的相聚时光。”

          拉布抱着玛尼拉又****起来,身后那几个**卫,看到目瞪口呆。“****的,看什么看,快给xx敬礼,回来每人赏一个热气腾腾的驴**火烧。”

          那几个**卫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顿时大眼瞪**眼地傻了,五个人当中,只有其中一个卫**,对着拉布挤眉**眼。

          “发克由x!拉布**自己的**人你也眼红。”说完他也对那个**卫眨了两下眼睛,示意不必担心。

          一番眼泪和愁**过后,我们四个走出了公寓大**,两个**人开始高兴起来,蹦蹦跳跳地跑到我和拉布的前面。路两边开着鲜**的****朵,**了她俩采摘。

          走出公寓大铁**,顺着山坡往下,走了不到五十米,一条炽烈的火线,从我四人头顶嗖地划过,击打在公寓的铁**栏杆上,产生金属尖鸣的震**。

          刻不容缓,嗖嗖嗖,又是几条火线,从我和拉布身旁擦过。我放声大喊:“sniper!”

          同时向跑在前面的朴熙夏扑去,以便及时将她按倒,躲避**杀的子弹。

          拉布像一头咆哮的公牛,也朝自己的**人玛尼拉奔去,身后的铁**被擦身掠过的子弹击得火星四溅,那五个**卫慌**地低下头,纷纷躲到一旁的大石后面,进行盲目的还击。

          我和拉布此次出**,并未背挎狙击步枪,每人肩头仅仅是一把阿卡步枪,扑倒朴熙夏的一瞬间,我双臂捆住她**软的身体,朝一侧的大石沟**翻滚。

          “嗒嗒嗒,嗒嗒嗒……”一躲避进掩体后面,我拼命朝狙击火线划来的方向还击,拉布也在一旁拼命还击。

          身后的五个**卫,仍躲在铁**两旁的大石后面,个个獐头鼠目吓得呆傻,只偶尔**出一下脑袋打上几枪,听声音倒是满**烈,但子弹击向偏斜的很厉害。

          “哇哇哇,哇哇哇……,玛尼拉,你振作一点,振作一点。哇哇哇……”一旁石沟里的拉布,**开了手里的步枪,抱着**口满是鲜**的瘦**人嚎啕大哭。

          我抬眼一瞥脚下躺着的朴熙夏,端在手上的步枪也随之落地。“朴熙夏,朴熙夏,按住伤口,一定要**住,你会没事的。”

          对面山坡下打来的狙击步枪,已经被我和拉布的步枪打退,抄起身体瘫软的朴熙夏,依托路旁的**石遮掩,急速往公寓大****跑,拉布抱着他的**人紧随其后。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