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三四章【本钱雄厚】(1/1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管魅蓉的家,距离大转角不远,跃过一栋商品楼,就到了。

          站在布满花花草草的阳台上,管魅蓉双颊抽搐,抱着林天宝的双手一滑,人斜斜的依靠在墙壁上。

          噗嗤!

          管魅蓉小嘴一张,喷出了一团嫣红鲜血,洒落在了二人身上,染红了衣服。

          出现如此情况,张彪也明白了过来,管魅蓉根本就没有以一挡四的能力,在黄妃等人面前根本就是在硬撑,不禁苦涩问道“你这又是何苦呢?她们就是想要救我,对你并没有恶意。”

          管魅蓉身躯一软,张彪霎时由恢复自由了,浑身充满力量,连忙摇摇欲坠的高傲美妇人抱入怀中,双手直接用衣袖帮她擦拭着嘴角的血迹。

          当唇边大手撤离后,管魅蓉才凄美一笑,软弱无力道“因为我是王者之师!我的身份与使命,决定我不能随便出手,一旦出手绝对不能输,更不能让人看出我的深浅。”

          “王者之师?”张彪重复一句,才理解其涵义是异能界至尊王者老师,嬉笑道“有魅蓉姐姐这样的美女老师,我肯定能少走无数弯路。”

          扬起仿佛夜空星辰的明亮美眸,管魅蓉神色凝重,命令道“从今以后,不准再称呼我姐姐,也不能喊我老师,只能称我为魅娘!”

          “媚娘?”张彪一脸怪色,发呆的盯着管魅蓉。

          “错了,不是武媚娘的媚娘,而是魅惑的魅。”管魅蓉一脸认真神情,也缓缓的从张彪的怀中站到了阳台上。

          她单薄的身子也如微风中摇曳的丁香花,微微颤抖,却又不屈不饶,迎风招展,娇艳绽放。

          “在我们管家,男人都有强烈的争霸之心,是当之无愧的王者。而妻子们都会安心呆在家里,整理、总结异能经验与心得,并在每代王谢世后,负责培育出新一代王者。因此,每一位王者之师,都是王的母亲、或者姨娘。”如此解释,惊住了张彪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
          管魅蓉转过身,凄凉一笑,问道“你不愿意承认我的身份吗?”她紧盯张彪,凄然欲滴,既有期待、也有恐慌。

          觑见眼前骄傲少妇如此着紧一个称呼,张彪也乐了起来,摊了摊手,呵呵笑道“魅娘就魅娘!只要不让我叫妈妈,任何称呼都行!”张彪迟疑不喊出她,只是他不愿任何人代替母亲在他心中的高贵地位没有亲生妈妈,他无法来到这个世界;没有廖玉儿,也早被被残忍的暴君活活打死了。

          管魅蓉玉手舒展,纤纤玉指从张彪面前划过,急速摆动,和张彪左手交叉到一起,发出一阵鳞次栉比的轻响。刹那间,张彪大拇指上溢出绿色流香,如丝如雾萦绕上管魅蓉颤抖十指。

          捕捉到张彪惊诧表情,管魅蓉檀口翕和,吐气如兰“全能异能者,能吸附所有人的能量,只要对方不排斥,都能化为己用。”

          “你真以为任何人都会如我一样,傻傻的让人吸干身上的异能啊!”张彪心中诽谤,忍不住没好脾气的白了管魅蓉一眼,苦笑道“随着流香越来越强,我对带有浓郁体香的女人抵抗力也越来越弱,对她们任何要求都无法升起拒绝之心。”

          管魅蓉残留着几分苍白的娇靥上,流露出本就如此的神情,呖呖笑道“全能异能者就如唐僧肉一样,每一个异能者都会垂涎欲滴,恨不得成为提升能力的辅助工具。”

          两个人,二十根手指,交叉到一起,在相互并拢的手掌构建的狭小空间内,如软泥一样相互胶合着,幻化出各种形状,管魅蓉手指发出一声声啵啵的声响,迅速引得张彪每根手指都流溢出五光十色的流香。

          迷惑神智、催发情yu的红色流香一出,张彪吓了一跳,看向管魅蓉面色,虽然微微红润,却并没有呼吸急促之感,也放下心来,安心控制着各种流香,在二人手指间进行交换。

          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,管魅蓉的手指分离,向后退了一步,与张彪分开,对峙而立。

          四周绚烂多彩的花花草草,全都在这一段时间内枯萎,湿润肥厚的土壤也干枯如沙子。他们都仿佛被人给吸走了生机,成了最彻底的死物。

          张彪满脸震惊,颤声问道“媚娘,这一切是你干的吗?”

          管魅蓉灿烂一笑,坚定的摇摇螓首,指着张彪,恭喜道“是你干的。我并没有如此强大的本事!”

          张彪呆呆的看着红绿蓝紫等五色萦绕的左手,兴奋地难以自已,一把抱住了管魅蓉,惊喜问道“我真能直接利用花草土壤、水分等普通之物吗?”

          “小笨蛋,你既是全能之人,凡是带有金木水火土的东西,都能作为你流香异能的原材料。”管魅蓉一脸嗔怪,双颊嫣红,流盼巧兮,成熟美妇人的风情显露无遗。

          张彪看得一呆,连管魅蓉脱离他的怀抱,进入了房间也忘记了。一阵晚风吹来,张彪打了个寒颤,面色赧然,也彻底回过神来。

          套房在外部有些陈旧了,可里面装饰却豪华典雅,各种施舍差不多都是名牌。管魅蓉住在并不显眼的小区,混迹于普通人中,也可算大隐隐于世,很好保住了她的神秘身份。

          “给,洗澡!”管魅蓉话语落下,一件白色浴巾就抛到张彪面前。随管魅蓉进入宽敞明亮大浴室,等了四五分钟都不见她离去,张彪疑惑问道“你还有吩咐吗?”

          管魅蓉聘聘袅袅的走到浴缸旁,弯腰用玉手搅动着温水,道“这缸洗澡水,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,容纳了至少一百种能快速促进你流香进化的特别药材。”

          成熟少妇穿着一件若隐若现的黑色丝绸小衣,没有穿戴a的两颗肉弹也可见分明,两点嫣红凸起,高高顶起了薄衣;一套白蓝相间的短裙,在管魅蓉弯腰时将她的美腚衬托得滚圆滚圆的,短裙诱惑也达到了极致,被顶起之时,还露出了一丝黑色,很性感、也有几分风。

          看到如此美妙景致,张彪呼吸一滞,有心低头去扫描一下管魅蓉是否真穿戴了底裤。可转念想到已经惹了情债,张彪迅速按捺住了这股强烈冲动,目光和转身过来的管魅蓉接触,尴尬问道“魅娘,我进入浴室后,怎么就汗流浃背,浑身燥热,神智也有些不清啊?”

          管魅蓉快步跨到张彪身旁,点头道“你有这样感觉很正常,这些药材大半都带有三分催情效果。”如此霸道的补药,惊住了张彪,脱衣动作也停顿了下来,满脸不解的看着管魅蓉。

          双手帮张彪解去身上衣服,管魅蓉继续解释“随着你流香境界越来越高,你对女人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强。因为女人天生具有的花蜜之香是你能采撷到的最好香气,比任何香气、食物都要大补。女人越是高雅不凡,对你的益处也就越大。

          现在,我趁你根基还未浮动,用各种药材巩固你体质、迅速凝结你部分流香;将来,你就能够在众香国度随意驰骋,成百数十女人大肆索求,不但无法伤害你的身体,反而会增强你的功能,提升你流香境界。”

          这样功能,对男人来说不啻于一道福音。这个性福烦恼,也纠结张彪长达两年了。

          每次和林玉娴在一起,张彪都折腾她无力承欢才停歇。昨日,他连将幽怨、深旷的秦美凤也降伏了,弄得她主动求饶才意犹未尽的休战。

          可见,流香境界升高,对男人的功能增强效果是多么的强悍。张彪一直都将自己当做普通人,对这样功能并没太大渴望,反而很烦恼。

          扒开管魅蓉滑腻玉手,急急向后退去,张彪惊恐出声“流香境界提升,完全是建立在女人的痛苦之上,我和古时候的采花大盗又有何区别啊?”

          噼啪一声,管魅蓉右手对准张彪后脑勺,狠狠开了一下,并愠声骂道“你个生在福中不知福的混蛋!流香异能是少见的全能者中最顶级的能力,能让所有人发疯、发狂。不但不会伤害你的女人,还会带给她们意想不到的收获,她们和你长久相处,情意相投,不但人会变得漂亮美丽、能力也会变强。”

          “是啊!它对所有异能者来说,就如妖精眼中的唐僧肉,谁人不希望得到我能力,对我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来说,更是一个祸端,我以后再也不用流香异能了。”张彪考虑问题方式和常人不同,首先想到的是弊端与害处、运用,最后才是对自己有什么好处。

          管魅蓉真想敲开张彪脑袋,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,为什么老张家的男人都一样,天生一根死脑筋。

          站在张彪面前,管魅蓉一脸威严,敏锐目光逼视着他,凝声道“你天生就注定是独一无二的王者,会让所有人仰视你的。你的流香异能并不随你的意志转移,他们已能自动溢出,你就是逃避也无济于事。”

          一觑见管魅蓉面色不善,张彪再也不敢冷嘲热讽,哀求道“魅娘,你就放过我吧,我可以带你找到暴君,你去教导暴君吧?”古有$$卖父求荣,张彪此时为了脱身,也出卖了父亲。

          “暴君资质有限,后天学习异能,在二十余岁就达到了巅峰,再也无法突破了。如果再制突破,只会让他成为废人。我父亲就是这样走火入魔、英年早逝的。”管魅蓉威势尽去,为亡父之痛而悲戚着,语气凝噎。

          “暴君数次想要突破最后一步,我奶奶不忍再见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惨之事再次发生,当年钻了他孝顺空子,逼迫他立下誓言,终生不得迈出这一步。”

          虽然对暴君有千万般怨言,张彪可不想他英年早逝,也不再将责任推诿到暴君身上,一脸苦涩,点头同意。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