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九十六章 追踪(1/1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雨已经断断续续地下了一周,灰暗的天空下,艾伦领地的各家各户都紧闭着大门,原本热闹的商业街也都门庭冷落,街道上除了巡查的士兵没有一个行人。

          从花匠老杰克的尸体被发现开始,艾伦领地中的人们都人心惶惶,尸体的数量还在增加,可事件却没有丝毫进展。

          不过有传言说,有一个圣玛利亚大教堂出身的法师前来帮忙,而且这位强大的法师是教会请来的,这让人们对往日里只会吸血的教会有了新的看法。

          连续的阴雨天让奥米娜的心情变得十分糟糕,因为这样她就不能穿着好看的衣服美美的出现在大街上,不能到处玩耍。

          而且最近城里闹出那么大的事情,艾伦亲王每天都忧心忡忡的,不停地召开会议接见客人,而城堡里能用的人手几乎都派出去保护市民了,整个城堡都变得空荡荡的,已经好几天没有人好好的陪陪自己了,而城中的贵族们为了避免引火上身,都开始低调行事起来,也停止了举办宴会,这让奥米娜更是心烦不已。

          奥米娜无聊的摆弄着桌子上的玫瑰,虽然它们插在水里,但花瓣还是不可避免的开始干枯凋谢。

          “该去摘些新的玫瑰了。”奥米娜喃喃自语到。“不知道晚上雨会不会变小……”

          披上斗篷,奥米娜决定出门转转,买些自己以前在古堡里从没见过的新鲜玩意儿,然后去酒馆里喝一杯。

          因为自己只要坐在酒馆里,那些男人就会主动地围绕在自己身边,奥米娜非常享受这种被人追捧的感觉。

          从前在古堡时,每天都只能面对一个人,而偶尔下山逛逛,山下的小村子里也什么都没有,萧条的连家花店都没有。

          还是这里好。

          奥米娜推门出来,正好被在打扫卫生的小侍女看到,小侍女看到她一下子就脸红了,羞涩地跟她问好。她很满意小侍女的表现,于一个万人迷来说,不论男女都是她用魅力征服的存在。

          “亲爱的奥米娜小姐,您穿着披风要出门么?哦,您别怪我多嘴,实在是因为最近这城里的气氛太糟糕了,外面又在下雨,而且杀人犯还没找到,外面太不安全了。虽然暂时还没有出现女性受害者,但谁又知道那个疯子在想什么呢?”小侍女忧心忡忡的说着。

          “而且亲王殿下特意嘱咐我了,您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就交给我来做,您可是亲王殿下最尊贵的客人,要是您出事了我怎么和殿下交代呀,我都不会原谅自己的,话说艾伦殿下还从来没对哪位小姐这么上心过,您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        小侍女啰啰嗦嗦地说了半天,奥米娜微笑着牵起了她的拿着抹布的手,双眼盯着小侍女的眼睛。

          小侍女愣住了,开始磕巴起来,“您、您这是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        “嘘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        奥米娜用她修长的手指抵在小侍女的唇上,做了个嘘声的动作,伏在小侍女的耳边轻轻地说:“亲爱啊,我在屋子里都憋坏了,你就帮我一次好不好?不要告诉我们的亲王殿下我出门了,这样他就不会怪你啦。”

          “嗯。。。。。。”小侍女的眼神变得迷离,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。

          “真是个乖孩子,我们说好了哟,这是我和你之间的秘密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        奥米娜离开了城堡,而小侍女呆呆的站在那里,过了一会儿才楞过神儿来,继续手上打扫的工作,就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          “肖先生,我们就是在这里发现第一具尸体的。”雨还在下着,达里奥打着伞站在雨中,此刻他正是带着肖来到了花匠老杰克的尸体被发现的那个深巷。

          本来这事儿不归达里奥管的,只是谁都不愿意接这烫手的山药,原本负责城中治安的三个小官两个都告病了,而那个小胡子特西实在是个怂包,艾伦也不想让特西代表自己带着肖到处走动,他也觉得丢脸,只好找上了达里奥帮忙。

          这几日城市发生的事情正好极大的影响了商会的正常运行,达里奥也闲了下来,就答应了艾伦的请求。

          肖没有打伞,只是身上披着一件灰色的袍子,可他身上一点被雨水打湿的痕迹都没有。

          虽然肖说要来案发现场看看,可是连绵不断的雨水早就把街道洗刷了好几遍,达里奥并不认为肖还能在现场发现些有用的线索。不过他只是心里想想而已,表面上还是十分热情的,对教会也好肖也好都表现出一副非常尊敬的样子。

          肖走进深巷,转了一圈,然后蹲着从怀里拿出一个魔法卷轴按在地上。

          他用他那粗糙的手在积水的地上摊开卷轴,蓝色的六芒星阵竟然脱离卷轴漂浮在水中,发出微弱的光芒。肖快速对六芒星阵注入魔力,然后不知从哪里抓了一把银粉洒在地上,银粉接触到水的同时,哗地炸了一下,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全部变成黑色,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污染了一样。

          肖沾了点变成黑色的银粉在手上,闻了闻又舔了舔,表情凝重的拿出他的魔杖插了在六芒星的中心。六芒星内的咒符飞快地变形,生长,然后变成了一条银鱼,在薄薄的积水中向着一个方向游去,然后进入下水口,消失在达里奥的视线里。

          肖走出深巷,他的身上不知何时已经被雨水打湿了,雨水顺着他布满沟壑的脸滑落,肖向达里奥招手,达里奥赶紧上前把伞举过他的头顶。

          “肖先生,您刚刚、额、是发现了什么么”达里奥递上一块手帕问到。

          肖结过手帕擦干脸上的雨水,才缓缓的开口:“有些发现,不过还要再确认一下。如果我猜测是对的,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        肖说了几句达里奥听不懂的话,又让达里奥带他去往下一个尸体被发现的地点。

          整整两天的时间,达里奥终于带着肖走完了城中发现尸体的八处地点,而每当肖检查一个地点,他都会重复着那些行为,在肖在最后一个地点放出魔法卷轴召唤出银鱼后,他差点累晕过去了,达里奥赶紧把他送回城堡,不过肖却执意要去教堂,他说自己已经三天没有祷告了。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